po的一下变成po

不会写虐文,小甜文的生产者

泰坦小桶的腿是怎么回事的猜想

我感觉很有可能是老爷打的

首先,从之前的剧集来看老爷在小桶心目中的地位就是

【蝙蝠侠什么都是对的!!】

【Bruce最棒!!!】

【无论Bruce做了什么我就跟着他干了!!】

【任何试图阻止Bruce的人都是在和我作对!!!】

其次,从小桶揍警察这个方面,这孩子对【底线】这个词并不是很清晰,暴力又张扬的任性boy【太可爱了!】

所以,如果老爷真的突破了底线,小桶很可能不会是那个去找大少阻止他的人,反而更可能是继续做黑暗蝙蝠侠的暗黑罗宾

但是为什么他后来去找了大哥帮忙?

预告里的Jason有一点憔悴,说明他挣扎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这期间应该是发生了什么事,让他看到这样的蝙蝠侠对哥谭来讲究竟多恐怖

小桶对大哥说

【你应该回到哥谭,告诉他不要这样做】

所以我猜小桶应该是已经试图劝导但是被揍了【sad】
或许是为了不让失控的自己严重伤害到Jason,老爷选择了一种不让他在自己眼前晃悠的方法,打断腿什么的

而且大家有发现吗?

小桶在和大哥谈论老爷的时候都是叫【Bruce】

而这次是【Batman】

胡言乱语

今天放学回家发现了投票的事,气愤的无法呼吸


JasonTodd到底是什么?可能对于搞出这件事的工作人员来说他是一个虚构的漫画人物,一个吸引热度的工具,一个他根本不了解的纸片人


但对于桶粉【或者说了解他的人】来说,他是有血有肉的,他有着高贵的不屈的灵魂,他是黑暗里微弱的光,他是万丈悬崖下奋力求生的岳柏,他是被残忍的折断了翅膀刺瞎了眼睛还渴望着飞翔的知更鸟


他是我的光啊!


他是三年前年前一个15岁的自我厌弃的女孩的支柱!


在女孩最痛苦的时候两个男人给了她避风港,他们一个是Tony Stark,一个是Jason Todd

一个给了她光明,一个给了她灵魂


一年前,一个漫迷问我

【如果JasonTodd不再是红头罩你还会爱他吗?】

我说

【我喜欢是JasonTodd】


虽然很多人因为红头罩而爱上他,但是我相信很多人爱Jason胜过Red Hood


我曾经做过一个梦,到了那个电话投票的年代,我拎着撬棍打死了编剧


醒了以后开始幻想Jason还是罗宾,后来成长为很好的英雄,Timmy是他推荐给Bruce的,兄弟四个相处的很好,全家福上少爷小姐们一个不少,或许史蒂芬妮还会去揉Damian的脑袋,34

因此又免不了一次恶战,Dick按着Timmy,Jason拎着Damian叫小崽子,芭芭拉无奈的看着躲在卡珊德拉身后吐舌头的史蒂芬妮直摇头,老爷悠闲的半靠在沙发上看孩子们活力四射。Alf嘴上说着少爷小姐们又给他添加工作,却笑的慈祥一手按下了快门


幻想过后是空虚,空虚后是无尽的悲伤


有人说,Dick是第一位罗宾,他的人气是必然。你的Jason算什么?一个用来被替换的罗宾,他要是不死,他要是性格不突出,读者不可能记得住他


对此我无言以对


但是


JasonTodd因为死亡而被众人熟知,包括我自己,但我宁愿我从来都不知道到有一个英雄,换取他默默无闻的生活


Hoodwink【温泉那篇的修文】一

   蝙蝠洞里面没人敢说话,Alfred端着盘子震惊的看着屏幕上的【100%】手里托盘的茶杯碎了一地,还是蝙蝠侠的Bruce则是阴着脸几乎捏碎手甲
  
  “发生什么了?”
  Barbara 进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情况,她推着轮椅靠近一点点,也被屏幕上的东西惊呆了
  “Jason!。。。这怎么可能?!”
  
  Barbara 惊讶的看向Bruce,后者转身离开了蝙蝠洞并且下达了命令
  “封锁消息”
  
  
  
  红头罩是三月前出现在哥谭的,首秀在地下码头交换市场,蘑菇状的烟花作为闭幕
  蝙蝠侠和罗宾一直在追查这个人,他们曾有过不止一次的对手戏,为此罗宾断了两根肋骨和一直手臂
  他们谁都没有找到任何一个有价值的信息,红头罩就像个迷,没人知道他是怎么来的,也没人知道他在哪里
  
  好吧,他是Jason
  
  “他杀了人”
  Barbara 这样说的时候Dick抱胸低头不语,Tim也异常的沉默
  “我们要阻止。。。帮助他”
 Barbara 调出了红头罩杀人的视频,她说道,声音有些不稳
  
  “你们别去找他”
  黑暗骑士从外面进来,带着血腥味,Dick皱了眉头说了自进洞以来的第一句话
  
  “你伤了他还是他伤了你?”
  “回到布鲁德海文去”
  “为什么?因为他回来了他变成了一个杀人犯?”
  
  蝙蝠侠面具下的Bruce有些疲惫
  “回去!”
  Dick还想说些什么就被Barbara 拉住了,他冷哼一声离开,Tim也想说些什么,想了半天问道
  
  “你伤的严重吗?”
  “回去睡觉Tim,你明天还要上课”
  听到称谓Tim知道现在的这个人是Bruce而不是蝙蝠侠,一个会为了儿子而难过的人,他没有再问下去,点点头走了出去
  
  “我不会问你任何事Bruce”
  Barbara 跟着Tim一起进了电梯,她对Tim眨眨眼睛,示意男孩看她的手
  Tim也回了一个【我懂】的表情,腰间的U盘和护甲融为一体
  
  “他。。我指Jason,他现在一定很愤怒”
Tim突然开口,他回忆起罗宾和红头罩的第一次交锋
  “怪不得当时红头罩下手那么狠”
  
  “自从我第一眼见到他开始他就没有一天是不愤怒的”
  Barbara 说道
  “他总是很暴躁,有时候我都怀疑他的基因是不是XYY型的”
  两个人都笑了,Tim推着Barbara 走出电梯,Alf已经整理好了Barbara 的房间
  
  他们站在了Jason的房门口,里面的亮着灯,他们可以想象得到老人在仔细的整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就像今天以前的每一天一样
  
  【JasonTodd专属,旁人勿进#尤其是Dick Grayson!# 】
  意外秀气的字加粗写在白色硬纸板上被主人订在了门前
  
  “Tim,其实我一直不是很喜欢他”
 Tim惊讶的看着Barbara ,她一脸平静
  “我一直很讨厌他,他太有心机了。他会起的很早帮Alf做早餐整理家务,他会在不夜寻的晚上待在壁炉前读书读到Bruce回来,他在训练的时候比Dick还要努力,他一直在做让人喜欢他的事,他太有心机了,心机的可怕”
  
  Tim一开始没有说话,推着Barbara 把她送到了房间,他看到Barbara 的肩在抖
  “他甚至在我出事以后连续一个月睡在我门外!!他怎么能这么可怕!”
  她还记得第一天的早晨,男孩靠在她门外被她吓得差点跳起来
  
  “他怎么能。。。在偷走所有人都心以后想离开就离开”
  Barbara 捂住眼睛,身边的少年蹲下抱住她
  “会好的,相信我”
  
  Tim可以感觉到Jason没有真正的变坏或者变疯,他们第一次交手时Jason真的差点杀了他,但也仅仅只是第一次,再后来他们直接最严重的一次就是互相划伤了对方的大腿的小腹,这个真的不算什么了
  有一种难言的感情在Tim的胸腔里徘徊,像是激动又像是苦涩,这种感觉和他在少正基地看二代罗宾的塑像时一模一样
  
  
  
  
  
  
  
  
  
  
  
  
  哥谭的人称呼JasonTodd为【短暂幸运的男孩】,一个街头男孩被亿万富豪收作养子从此过上了幸福快乐的日子,可惜没过几年男孩就死于疾病。BruceWayne为了纪念儿子以JasonTodd的名义创建了基金会和孤儿院,以此让人们不要忘记这个拥有过短暂幸运的男孩
  
  喜欢照顾孩子的Dick经常到孤儿院做义工,修女和神父认为这是他怀念弟弟的方式,事实上也确实是这样
  
  【灰狼穿着外婆的衣服说“小红帽,快到外婆这里来”】
  
  回到哥谭的第五天,Dick带着一大包的糖果,却没有看到孩子们
  “孩子们呢?”
  
  修女指向小院的方向说道
  “孩子们在和一位善良的姑娘开茶话会”
  
  【小红帽拿着猎枪干掉了大灰狼,从此当了猎人的助手】
  红发少女抱着一个小姑娘拿起茶杯喝了一口,Dick看不到她的正脸但莫名敢到亲切
  
  “这个故事和我听的好像不太一样”
  “谁说故事一定要一模一样了?”
  
  女孩回头,Dick第一眼只注意到她的眼睛,透绿晶莹,第二眼是女孩棕红色的长发
  女孩笑着伸出手
  “你就是孩子们说的Dick吧,我叫Jasna!”
  
  【嗨兄弟,我是新的罗宾!】
  一瞬间Dick想到了Jason,他握了上去
  “是的我是Dick”
  
  Dick注意到女孩右手上的伤疤,很新很深,破坏了整体的美感,女孩顺着他的视线看去无奈的缩回了手
  “我太久没回来忘记晚上不能独自出门了”
  
  “你是哥谭人?”
  Dick抓住了信息点
  “我十五岁之前一直在哥谭生活后来去了大都会,还需要其他信息吗?警官?”
  女孩狡黠的盯着Dick随身的警徽,眼睛亮的不可思议
  “警官想知道小姐你有没有时间喝杯咖啡什么的”
  “报告警官,刚好有时间”
  
  在Dick扭头照顾孩子的时候Jasna眼中闪过一丝光,她摸了摸手腕,那里曾经只有蝙蝠镖留下的洞
现在则是被匕首的痕迹掩盖住了
  
  
  

  

二十八岁未成年【一】

  喇叭声,车灯,耀眼的阳光,混乱的记忆,易柏辰只能记起之前......
  
  
  "Let's welcome the best actor at the 25th Golden Gails Awards Ian,Yi Bochen "
  聚光灯在这一瞬间全部打在了西装革履的男人身上,他优雅的站起身对着镜头露出标准的笑容,身姿挺拔步伐稳重的走到领奖台
  "I am honored to receive this award. First of all, I want to thank my parents and family, and... "
  
  
  
  嘉奖节过后大批的国际巨星和新生派纷纷走出大剧院,门外的记者一窝蜂的拥到门口企图抓住一个两个拿到一篇精彩的稿子
  哪怕是在保镖和助理的护送下易柏辰也不是很容易的到了车里,刚一进车,他就卸下了在镜头前的胸有成竹改换成了疲惫
  “易哥,你前段时间说明天要和马总过纪念日,要不要赶今晚的飞机?”
小助理将手机调到订票页面问道
  
  易柏辰睁开布满红血丝的眼睛,掏出怀里的黑羽绒盒子打开
  是一只紫宝石领夹,前不久那个人邮来的
  带着说不清楚的滋味关上盒子,“啪”的一声吓得小助理一缩
  
  “不了,准备一下明天我去夏威夷......还有,给他送一份礼物直接用我的卡就行”
  
 
  
  
  
  
  
  
  
  中国●台北
  
  “我说你们怎么回事?”
帅气的拳击社老板摘下手套,顺手拿了一条毛巾擦擦汗,听到对面人的话差点控制不住自己的手把毛巾丢到他脸上

  马振桓苦笑了一下
  “哥,我们待在同一间房子里面但是彼此却不说话,说实话有时候我甚至害怕和他独处因为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或者做些什么。他也一样,我看得出来着一年他不断的找各种外出的场合,不想在家里待着”
  
  宏正坐在他身边拍拍他的肩膀
  “......你们两个这些年也不容易,别轻易放弃”
  
  “我没有想要放弃,只是不知道该怎么继续”
马振桓用手覆住脸深吸一口气
  “明天是我们的纪念日,但是连礼物都是叫秘书买给他的,我真的.....”
  
  宏正也叹了口气,他的这两个兄弟坚持了这么多年,他们之间的变化他也是一眼眼看着的
  “别想太多,找个机会你们谈谈心,都说过多少次了什么事都别压在心里。他已经不是那个小孩子了,”
  
  
  
 手机震了一下,是短信
  【我不回来了,最近有些累打算去夏威夷休息一段时间,礼物助理给你送去了,快乐。记得每天早上的早饭和胃药】
  
  马振桓还记得他们刚刚在一起那两年,易柏辰发短信都是带着颜文字的,看起来就很快乐。
  
  

  
  
  
  
  第二天●夏威夷●沙滩
  
  阳光可以让人忘记一切,可惜易柏辰不能晒日光浴,他肤质易黑难褪,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他只能全部罩在太阳伞下面
  
  " Y.ou don't seem very happy."
捧着小遮阳帽的女孩站在躺椅旁好奇的问道,小姑娘长得很可爱,像蒙奇奇一样,易柏辰对她招招手示意她过来
  "I'm happy because there's a little beauty who CARES about me."
  小姑娘立马笑的眯起了眼睛,洁白的牙齿几乎能反出光线,小酒窝甜甜的
  易柏辰注意到她帽子里满满的都是金箔包的巧克力球
  "Your dessert?"
  
  小女孩摇摇头,回答道
  "Brother makes chocolate, my brother is a wizard and his chocolate makes people happy."
  说着女孩掏出一颗递给他,易柏辰捏了一下女孩的脸蛋
  “I'll buy them all."
  
  
  
  于是当小助理回来的时候,她的易哥正抱着一帽子的巧克力球发呆
  “我现在相信那个孩子一家都是巫师了。。。”
  不然他怎么会突然脑子不清醒买一大堆巧克力?
  
  
  “易哥?”
  “额?”
  “巧克力。。。”
  “都包在我行李里吧,回去当特产分了,你要不要先吃几个?”
  “不了不了我在减肥”
  
  
  
  
  
  
  
  七天后●台北
  “哥,你和Evan什么时候去领证?”
奈奈趴在地摊上很不淑女的去扯她哥的裤脚
  “因为你说你有事 ,我行李都放在车里了,结果你要问这个?”
  易柏辰没有好气的说道,走到茶几上给自己倒了杯水
  
  “哥~告诉我呗”
  “无可奉告”
  “哥~”
  “他不愿意我有什么办法?”
  
  奈奈咕噜一下跳起来一脸的不可思议
  “我一直以为是你在不愿意!”
  “也有我的原因”
  

  “我们。。。”
  “等一下,果果姐那边有点事”
  “易恩,我想说。。。”
  “等我回来好不好?现在真的好忙”】
  
  等他忙完了,马振桓也没有再和他说什么,一段时间以后他在垃圾桶里面找到一张戒指的设计图,那时候他才知道自己错过了什么
  他反应过来了,那个人也没这个心思了
  

  “这段时间我放假,我们可以去夏威夷。。。。”
  “抱歉Honey我要去加拿大参加会议,这样吧,我让秘书陪你去夏威夷,等我开完会再去找你”
  “要开几天?”
  “如果没有其他事的话大概是六天”
  “算了。。。其实我想说我们可以去夏威夷。。。订婚”
  “。。。。。。”
  】
  最后打破寂静的是马振桓的手机,他接了一通电话以后就出去了
  至于易柏辰按照那个图纸定制的戒指,如果不出意外已经顺着漂流瓶到达北冰洋了
  
  
  
  
  
  
  
  
  在奈奈的威逼利诱【只有威逼】之下,易柏辰答应再去试一回,奈奈不放心的看着他上车目送他去了EvI.an公司大厦
  
  这次谈话并不愉快
  
  马振桓也没有想到易柏辰会来,但他确实很开心于男友的到来
  总裁靠在椅子上笑道
  “Hello,你怎么来了?”
  
  总裁男友摊摊手
  “我回来了发现我男朋友不在家”
  
到现在为止这段谈话还是很暧昧和平,直到
  “我认为我们是时候结婚了,之前是政策不允许但是现在可以了”
  
  “我还想在等等,现在不合适”
  
  “能告诉我为什么不合适吗?”
  
  “我们之间的那些东西在消散”
  
  “你的意思是我们之间没有爱情了?”
  
  “我是指。。。”
  
  “够了!”
  
  “我想我们应该单独思考一下我们的未来”
  
  “单独?你是说分手?”
  
  
  
  
  再之后,易柏辰冲了出去,开着车跑了,当他开到高速的时候,他接通了电话
  【如果能够让你感觉好一些的话,我们可以先分手】
  
  “shit!”
  他一脚踩了刹车,手机摔到了脚下
  后座的行李因为惯性掉了下来散开了,又不吃亏看到了巧克力们
  他认为自己现在极度需要多巴胺让自己开心一下
  于是,当第一颗巧克力进入他的嘴里,最开始的一幕出现了,随即,易柏辰睡着了,易popo醒来了
  
  
  “先生,高速不让停车”
 交警敲了敲打开的车窗,里面的人一脸懵逼
  “啥?”
  
  易●16岁●popo表示,这个世界好像不太对

我被自己吓醒了

   新刊里面Jason有了一个很爱他的爸爸,其实我个人是蛮喜欢这个设定起码他也有人爱了,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个爸爸还可能没死,更可能是某个出现过的人,更重点的是我带着这个想法看了好多钟桶。。。。。

    于是。。。。。。。在我连续看了几天的钟桶以后,我做了个梦。。。。。。丧钟大大站在桶的面前一脸慈爱的摸着他的头毛!!!!!
【我是你爸爸Jason】
【我:不不不!!!!!!!你不是!!!!】
尼玛直接吓醒了!!!!

我对不起你桶哥!

小警员的日志【一】

   第一天
  BOSS说要写日志,我不知道该怎么写,就这样吧
  
  我是一名NYPD的警察,普普通通的警察,有很多人认为在纽约当警察很悠闲毕竟我们能干的活都被各色超级英雄包了,警察们只能干干帮猫下树什么的【在蜘蛛侠来了以后这个归他了】
  我想说。。。你们想的太多了
  
  超级英雄们不是所有事情都会管的,绑架,斗殴,抢劫,火灾等等很正常的人类行为他们大多都是不干涉的【蜘蛛侠除外】
  超级英雄也是人啊,嗯。。。他们大部分都是人啊!他们也会累,所以我BOSS告诉我们要尽心管好我们责任范围内的事不要给他们添麻烦【他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第一次感觉他那么帅】
  
  其实当警察也有很多好处,比如近距离观察超英们的。。。胸和屁股【捂脸】,我们队已经好几次和超英们共同出任务了,为此我还特意总结出了经验
  Cap救人喜欢公主抱【这时候你的福利来了】
  雷神喜欢拎着别人的胳膊或者衣领【谢天谢地我们穿着紧紧的防弹衣】
  钢铁侠也是公主抱,都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最近他和Cap救人的时候都很少用公主抱了,更贴近雷神了【再次感谢纽约制衣厂将衣服制的牢固】
  相比较起来鹰眼救人比较高大上,一箭射出来连人带箭稳稳的订在高楼大厦上
  黑寡妇。。。太害羞了不记得了【我没有背叛我的男朋友!】
  最后压轴的是绿巨人,他比较多变,我好几个同事都是被他用不同的姿势不同的方法扛回来或者扔回来的【我是被扔回来的】
  
  对了,还有蜘蛛侠,他。。。那个白色的粘糊糊的东西粘在我的衣服上。。。还好我男朋友不经常在家
  
  
 
  警长批语:Tim Bason,不要在工作思想日志上面分享你不可靠的经验!!!!
  
  
  
  第二天
  又是一个阴光明媚的晚上,洗个热水澡真舒服,一个躺在2×6的大床上真舒服
  
  没错我男朋友还是不在家,每次他不回来我都想炸了神盾局
  哦,对了,他是神盾局的特工,但不穿西装,混基层的那种
  
  我们在一起十年了,一起买了这个房子一起买了这张床。。。。。我是真没想到老子花了八年的工作买的房子和床大部分时候都只有我一个人再睡!!!!过分了啊!
  
  等等,我男朋友给我发短信了
  
  【可靠消息,打开你的窗户】
 
  我去!!!!心形的烟花!!!还有星盾!!!
  【你放给我的~\(≧▽≦)/~!】
  【是Stark放给队长的】
  
  。。。。。。再见我的男朋友
  
  
  警长批语:我打赌不出三天你会哭着找我说你想他了
  
  
  
  
  
  
  第四天
  BOSS我希望你能做个人,看在我是伤员的份上昨天的就别补了
  
  昨天我们接到电话,一个女孩被男朋友绑架了她的父母要求我们去救她,听起来是不是很像一个普通的绑架案?
  我们去的时候也是这样想的,结果那个女孩是个变种人,而且一直护着她男朋友反而攻击我们【她能控制风】
我和搭档那一嘴风灌的啊,明天都不用吃饭了
  
跑题了,再说。女孩很不稳定,但是我发现她男朋友一直在劝他,看起来也不像是绑匪和受害者的样子,但是女孩越来越崩溃,直到我们周遭的建筑几乎没几个完整的了,我的同事好几个已经上天了【放心,他们还活着】
  
  这个时候我男神来了!钢铁侠踏着七彩祥云飞来了!紧接着是复仇者们,他们很快的控制住了局面没有让破坏范围扩大【不愧是超级英雄!厉害!】
  复仇者们疏散了人群和一部分可以活动的警察
【大部分上天摔下来了】像我这样的被钢筋混凝土压了半个身子的【这就是为什么我没上天的原因】,我男神也很贴心的准备的防护罩
  
  在女孩的控诉中原来女孩的父母来自一个叫什么什么岭的,他们信的教让他们认为女孩是魔鬼所以他们想烧死她,女孩的男朋友救了她,但是女孩也受到了刺激
  唉,没文化,真可怕
  
  值得一提的是,男神为了让女孩放下戒心脱了战甲的时候,cap好像很按耐不住了的样子
  还有,男神被吹上天以后,cap接住了他!!!!我的妈也!!!不愧是cap和我男神!
  
  对了,我男朋友告诉我他昨天看到cap将男神怼到了墙角。。。嘿;-)
  
  警长批语:Tim,如果你不想补也可以,请让你的男朋友,MacKay先生离开你的病房!!你们两个严重影响了我手下的视觉!
  
  警员回复:No way

假如温泉有变性的功效【五】

   Jason接了一个活,不是杀人的那种
  
  “Nice!美丽的小野猫”
  神经兮兮的制片人拿着台本赞叹
  “这是最完美的女巫!”
  
  Jason挂着标准的微笑心里mmp,去他娘的最完美!这家伙可是整整骂了他三个小时!要说Bruce都没有那么重的骂过他!
  “多谢您的赞美”
  女孩笑的很甜,也很耀眼,但配上破碎妆怎么看怎么惊悚
  
  
  他们这是个整蛊节目,要求嘉宾到街上整蛊路人,这可是一个很好的圈粉机会,Jason很有把握以他的能力不说把人吓出心脏病来也能吓个口吐白沫
  一开始很顺利,首先是一个高胖的男人,Jason走过去假装摔倒了,在男人把他扶起来的时候猛的抬起脸让他看到自己画着破碎妆的脸以及长满脓疱的手
“god!!!!!!”
男人吓得落荒而逃,Jason得意的看了眼摄影机,走向下一个地点
  
  这次是一个学生,瘦高的男生穿着大大的风衣,卷发乱糟糟的还一直低着头坐在公园的长椅上,Jason一眼就能看出来这是一个极度不自信的理工男孩
  女孩将红色长发全部移到前面,保证男孩看不到自己的脸,小步子走到他的身边坐下
  “呜~我该怎么办?”
  男孩第一眼就看到了那双恐怖的手,他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凝固,但还是好心的询问
  “请问您怎么了太太”
  Jason悄悄勾起嘴角,猎物上钩了
  “我的丈夫嫌弃我不好看,嫌弃我老了”
  “那他真是个混蛋”
  “可是我爱他,所以我去做了整容”
  “额。。。没成功吗?”
  
  Jason开始颤抖,笑的那种
  “不,很成功。。。我变美了但是。。。他看不到我了”
  “额。。。太太?”
  
  Jason缓慢的将手从脸上拿开,破碎的面孔吓得男孩尖叫的失了声
  “我死在手术台上了。。。”
  “那那那。。。那什么太太,起码。。。您的B罩杯挺不错”
  
  Jason被说的一愣,那小伙子趁机逃走了,摄影机记录下了女孩一脸懵逼的样子
  
  好在接下来的几个都十分顺利,这时候后勤交给Jason一个吊坠样子的针孔式摄影机并且洗掉了她的妆
  “亲爱的,本来作为结尾我们是要和你一起去整蛊的,但是刚刚接到通知我们不得不先回去电视台,现在靠你的本事啦”
化妆师小姐姐羡慕的摸着女孩的长发
  “我能搞定这个,放心吧!”
  
  
  Jason走在街上,这时候天已经暗了,路上的人开始多了起来,这对Jason来说事件好事
“嗨!”
  Jason被人拍了肩膀,回头一看,是Dick
“你怎么到这里来了?!”
  好吧,在布鲁德海文遇见他事件很正常的事

  “因为工作,刚刚完成拍摄,建议带我去逛一圈吗?警察同志?”
一个念头在Jason脑海里闪过,或许。。。目标找到了?
  “当然”
很自来熟的警官先生邀请女孩坐他的车,但是路线不是对
  “我们去哪?”
Jason看着周围越来越人烟稀少,突然想起自己还是个小男孩的时候和Bruce一起看过的恐怖片,一个念头瞬间出现在他的脑子里
  【这个人是Dick吗?】
  【变形怪?】【食尸鬼?】
  【怎么可能!这种东西不存在的!】
  
  “去一个有趣的地方”
还是Dick的声音,但是总感觉有什么地方怪怪的
  
  车停在一个废弃的游乐场门口,Jason一脸不解的看向Dick,却发现他整个站在阴影里面
  “Dick?”
  “Jasmine....”
  “你还好吗?”
  Dick扬起一个超级阳光的笑容
  “当然”
  
一定他娘的有诈!!!
原谅Jason,他死的时候才十四岁,不算睡着的那几年现在才十七,还是个看恐怖片会睡不着的小宝宝

Jason感受了一下藏在靴子里面的小刀,跟着Dick的步伐往前走
当他们走到破旧的马戏团前时,Dick转过了身

  Jason发誓这是他这两辈子见过的最诡异的画面!
  Dick!DickGrayson!Richard John Grayson!!他娘的画着个小丑的大红嘴唇!!!
  
  “艹!!!!”
这是Dick没有预料到的
成常人难道不是应该被吓哭或者是逃走吗?为什么女孩这么。。。亢奋?! by被揍了的Richard John Grayson
  
 很明显这个整蛊还没完事,一个吊死鬼突然从树上一跃而下正对着Jason的脸,还发出刺耳的笑声
“Shit!!!!”
Jason抄起一条钢筋对着树轮上去将长着眼睛都梧桐拦腰折断,对准吊死鬼的裆部狠狠的踹了好几脚直到可怜的人偶从不可描述的部位开始断成了两部分
  刚刚被揍了肚子的Dick感觉裆部有些疼,就看到头发散乱的女孩一脸煞气的朝自己走来,Dick马上擦掉口红举起手解释
  “我只是收到了邀请来参加节目的!”
  “我不管!”
  “真的!”
  “那么巧吗!我认识你你就来了!”
  “额。。。等等,你哭了?”
  “没有!!!”
  
  
  这是Jason讨厌自己现在的身体的一个原因,太情绪化了,Jason Todd不喜欢哭,自从父亲失踪以后他就再也没哭过,但是自从换了身体哪怕是一小点冲击都会让他产生一丝哭意
  Jason刚刚有一瞬间以为小丑对Dick做了些什么,这让他很恐惧
  
  
  女孩恶狠狠的瞪着Dick,眼睛里冒着水光
  “You are a dick!”
  “Yes,I am”
  Dick笑嘻嘻的走过去给了女孩一个拥抱,然后被小刀捅抵肾移开
  “你不喜欢哭?”
  “没人喜欢哭!”
  
  “额。。。你知道你刚刚很像我弟弟吗?”
Dick岔开了话题,内容令Jason一惊,他装作不知道的样子
  “那天酒会的那个?”
  “是另外一个”
Dick看着女孩玛瑙绿的眼睛,好像真的看到了那个总是没有烦恼的成天充满活力开心的像个小鸟一样的弟弟
  “他也很怕鬼,而且从来不承认,有一次他和我养父一起看恐怖片的时候吓得快钻到沙发里面了,于是那天晚上我就去他的房间里面吓他”
  
  “然后呢?”
  
  “我把他吓哭了,他躲在我的怀里哭了一晚上”
Dick一副怀念的样子
  【骗人!】
Jason想到,那时候他们的关系不是很好,Dick来吓他也纯粹是想报复罢了,至于把他吓哭?在Dick怀里哭了一夜?Jason只记得他们两个打起来了成功的拆了一张床和一个沙发以后被阿福罚去打扫卫生还丢了一个星期的小甜饼
  
  “。。。你们关系真好”
Jason干巴巴的说道,也没有去问那个弟弟怎么了

  

summers【三】


  Scott作为高年级的学生兼X战警队长他的任务量十分繁重,以至于有时候他回到学校已经是很晚很晚,Alex已经洗白白睡着了
不过Alex好像不是很在意的样子,每天在花园里招猫逗狗和学生们一起看动画片【Charles不止一次惊讶于他的学生们竟然会陪Alex一起看小马宝莉】
充当女孩子们的活体洋娃娃【不得不说这极大的锻炼了女孩子们的动手能力,不过Hank很好奇为什么这些孩子能做出一件漂亮的公主裙却不能把螺丝安在它应该待的地方】
有时候Alex也会去听Charles将亚瑟王和梅林然后在下课的时候告诉Charles他最喜欢的是兰斯洛特
  
  但是Charles知道Alex有多少次在梦里惊醒想去找Scott的时候发现那扇门后面根本没有人
小孩子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维,即使他再怎么样坚强在心里也是会哭泣

  于是Charles找到了Scott,年轻的小队长听后沉默了,半晌他拒绝了Charles有关于给他缩减工作量的建议
  “我拒绝”
Scott抚摸着手腕上Alex画的小马宝莉
  “我前天在纽约见到了一个和Alex差不多大的变种人孩子,他在实验室的最深处”
  “本来要撤退,但是我被拖住了,于是我叫Jean他们先走”
  “当我解决掉那个炸弹的时候我听到有人再哭,那个孩子被困在实验仓里,我简直不敢想象如果我也离开了会发生什么”
  “我送那孩子回家的时候就在想,或许我在这个团队里是可有可无的,即便没有我他们也能出色的完成任务”
  “但是我的存在可以救助其他人,哪怕是一个偶然,我也可以让更多的变种人活下来”
  
  Scott温柔的看着手上的标记
  “Alex是一个善良热情的孩子,如果他知道因为他的原因他使的哥哥错过了帮助别人的机会,相信我教授,他会哭的,会把学校淹了的”
  
  
  
  Charles后来还找了Alex,小男孩坐在比他大了好几个型号的椅子上吃着冰淇淋
  “你希望Scott多陪陪你吗?”
  
  “希望。。。但是这样Scott就不能去打坏人了”Alex咬着小勺子皱着眉头
  “我喜欢打坏人的Scott!我第一次看到他就是他在电视上打坏人!”
小男孩一谈到哥哥的帅气就停不下来了
  “超级....酷!我看到上次Scott摸了他的....眼镜,然后【pong】那个楼就...就...塌了”
哪怕是词汇量不是很丰富,男孩也会用肢体语言来表述哥哥有多厉害
  “天使哥哥拉着Scott飞了好高,Scott一下子就把那个....会飞的人打下来了!超厉害的!”
  
  
  Alex安静下来,情绪突然有些低落
  “但是妈妈不喜欢Scott.....爸爸也是...每次看到Scott妈妈都会哭,爸爸就喝酒还骂骂咧咧的”
  “妈妈说我刚出生的时候Scott把我偷走了,所以他们不喜欢他,可是家里还有Scott的房间呢,他们不许我进去,但是我偷偷进去过,里面有好多玩具车!还有贴在墙上的车”
  “我感觉他们不讨厌Scott,他们只是喜欢在嘴上说讨厌Scott,就像他们说讨厌家里的小狗,但是又总是对别人说它有多可爱一样”
  
  Alex又来了精神
  “我想当一个特工!然后保护Scott和Logan他们!”
  Charles摸摸男孩的脑袋,笑的温和
  “不保护我吗?”
  “保护!”
  “谢谢你Alex”
  
  
  
  Alex走出来的时候拿着大大的棒棒糖,刚好Logan从转角处经过,小男孩尖叫着跑过去一路吓坏了黛西的狗狗和凯萨琳的仓鼠
  “Logannnnnnnnnnnn!”
  Logan下意识的回头就被小炮弹击中,但很明显疼的是小炮弹本人
  
“你的肚子好硬!”
Alex摸着脑袋抱怨
“以你的个头撞不到我肚子的小家伙”
“吼!”
提起Alex,Logan的脸被挠了一爪子
  
“Logan~Johnny说你要和Scott做好朋友是吗?就是小红帽和白雪公主那样的”
“what!?”
Logan一脑袋问号,什么鬼东西?
小男孩一脸鄙视的看着他
“你要泡他吗?Logan?”
  
Logan这下子听懂了
“。。。艹”

嘘,安静一点
“为什么?”
只是安静一点好吗?
“No!”
okay,小点声
“不要!”
天要亮了
“和我又有什么关系?”

天亮了
“。。。。。。”
早上好

稻草人疯狂的眨着眼睛

稻草人在安稳的睡着,等待黑夜。。。。。。和孩子的到来

刚刚在一个网站上找到了几个少爷的名字和姓氏,感觉好准啊【忽略细小的地方】